追蹤
Denis之飲男食女-葡萄酒私房話
關於部落格
[未成年請勿喝酒]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酒後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 184322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葡萄酒教父—還是獨裁者?

品嚐葡萄酒時,只要宣布這瓶酒曾獲得派克90分以上的評價,馬上大家就會肅然起敬,瞬間覺得口中的酒美味無比。然而如果跟酒莊莊主或是釀酒師聊到這個人,反應就很極端了,有的會如數家珍開心的倒背出派克對自家葡萄酒的評分,有的是流露出不屑的態度,表示這個喝可樂長大的老美根本不懂葡萄酒。

無疑的,羅伯‧派克絕對是當今葡萄酒界最有權力,也最受爭議的人物。不論擁護他也好,痛恨他也好,他對於葡萄酒市場的影響力就是這麼大,一句話可以讓沒沒無名的小酒莊一夕之間身價暴漲,也可以讓一家大酒廠轉眼破產,沒有人能忽視他的存在。

過去,羅伯‧派克除了被當作神一般崇拜,行事低調的作風也讓他充滿了神秘感。這次讀到財信出版的「葡萄酒教父 羅伯‧派克」,著實也相當程度地滿足了我的好奇心。

 

英雄不怕出身低

在一般人的印象裡,美食家、品酒師之流多半都有點家學淵源。所謂富過三代才懂吃穿,國內一些有名的美食評論家都是父祖輩過去身居要職,為應付經常在家宴客的場合而養了一群家廚,自幼耳濡目染當然對於飲食有高人一等的見解。

然而,派克卻是出生於平凡的美國鄉下,直到大學時代才首次旅行到法國,喝到真正的好葡萄酒,並且驚為天人。他畢業後在銀行擔任律師,收入不算豐厚,也不怎麼令人興奮,拿到薪水就花在買酒上面;假日辦品酒會找同好一起來累積品酒經驗,才是他熱情的所在。

像這樣子的酒迷,相信只要是有在品酒的人都會認識一堆,派克到底憑什麼脫穎而出,成為葡萄酒世界的教父?

書中對於他如何從一個連品酒時需要把酒吐掉都不知道的「初哥」酒迷,一步一步的產生地區影響力,全國性影響力,以致於全世界葡萄酒生產方與消費方都臣服其下的霸主,整個過程有著詳細的描述,他的成功之道就留給讀者們自己去從字裡行間找尋端倪吧!對於他發跡的過程,我印象最深刻,也最佩服的是他那勇往直前、對於葡萄酒不變的熱情和永不間斷的投入,我相信就算有再了不起的神奇嗅覺與味覺,如果沒有這種不退燒的熱忱和毅力,派克也不會是今天的派克。

 

神乎?人乎?

Parker 自稱記得每一瓶他評過分的酒的分數和味道,雖然沒有人給他實際來個考試做驗證,但他對於嗅覺味覺的記憶力極佳是確定的。那麼他對酒的評價是否從不出錯呢?那也未必。

他在
Wine Advocate 「葡萄酒代言人」雜誌上對於同一款酒的評分,有時也會做修正。在不同的品嚐環境、酒的變化過程當中,他承認還是有看走眼、給錯分的時候。也曾有剛認識的酒商,故意拿了瑞士酒讓他猜,被擺了一道的派克跟這家酒商再也沒有往來,而這位酒商也對派克神話嗤之以鼻。在限定範圍的盲目品飲中,他猜對酒莊與年份的機率是比大部分的人都高,然而全世界的酒何其多,就連派克也力有未逮。

同樣的,即便想飲遍全世界的酒,標榜雜誌上沒有廣告、不接受酒商收買的派克,也必須為買酒、探訪酒莊的旅費以及發行雜誌的費用而發愁。一直到擁有一萬名付費訂戶之後,派克才終於實現了脫離律師生涯,靠葡萄酒為生的夢想。

長期大量品酒,加上派克最喜歡的美食,對於他的健康也帶來了莫大的壓力。為了擔心感冒影響工作,他每天大量喝水、吃維他命C,半年做一次耳鼻喉科檢查,他也擔心牙齒的琺瑯質受到葡萄酒裡的酸性物質侵蝕。最明顯的改變,表現在增加了幾十磅的身材上。高190公分,像公牛一般巨大的身材,讓他不得不小心控制飲食。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他為自己的鼻子保了高額的保險。曾有一位英國的葡萄酒評論家在車禍意外中喪失了嗅覺,職業生涯也從此告終,派克最擔心的就是這種事故了。

 

神奇的100分制度

過去,歐陸的酒評家們多半是以幾顆星星,或是以滿分25分來品評葡萄酒。他們喜歡用抒情、抽象的比喻來描寫酒的風格和味道,不時興以絕對的標準來為各有特色的葡萄酒打分數。派克自創了滿分100分的評分方式,被許多人批評沒什麼理論基礎,卻意外的獲得了從小到大,考試總是追求滿分100分的一般大眾的理解與共鳴。連派克也感到意外,很多人對他苦心撰寫的酒評文字並未多加關注,卻對分數琅琅上口,連酒商都會把分數大大的掛在貨架上做宣傳。

當時其他主流葡萄酒雜誌如「葡萄酒觀察家」Wine Spectator批評、譏諷百分制好一陣子,然而最後卻也不敵消費者的要求,紛紛改採百分制,100分不能不說它還真是個神奇的數字。

 

教父的軟肋

標榜超然獨立的公正立場,在這個複雜的商業社會其實是很難做到無可挑剔的程度;尤其派克一分千金,牽動到太多人的利益,樹大招風之下也引來放大鏡一般的檢視,動輒得咎。雖然派克已經盡量做到與酒商用餐時自付餐費、採訪酒莊也是自己出旅費,然而許多灰色地帶還是很難做到利益迴避。例如酒莊主人禮貌性的邀宴、主動送上門希望他品嚐的酒,或是讓他得以提前到桶邊試飲的特權。

沒有酒莊給予的方便,派克再厲害也沒辦法對喝不到的酒打分數。他自己也清楚,許多人會為了分數而來跟他套交情,因此他和酒莊老闆們的交情也總需要費盡心思拿捏分寸。他盡可能保持關係的友善,但也常因打了低分而激怒對方
當面咆哮或放狗咬人都發生過,被告上法庭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了。

一場與勃根第法弗利家族
(Faiveley)的誤會造成的官司,雖然事後以合解落幕,卻讓派克至今仍被勃根第多數酒商列為不受歡迎人物,也拒絕他的試酒要求。

 

功過難斷

無論是時勢造英雄或是英雄造時勢,派克的成功經驗堪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對葡萄酒世界造成了無法逆轉的深遠影響。

他抨擊酒莊不合理的過高訂價,自己卻又是造成酒價飆漲的推手;他用簡單易懂的百分方式帶領許多門外漢成為葡萄酒的消費者,卻又讓許多產區的特色消失,成為風格類似的「派克酒」。派克的勢力短時間內看來還不會下降,然而讀過這本書之後卻能讓你以不同的角度來看待派克對於酒的評論,在此衷心推薦給喜愛葡萄酒的讀者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