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nis之飲男食女-葡萄酒私房話
關於部落格
[未成年請勿喝酒]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酒後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 18419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泡沫破滅,酒瓶缺貨的一年

Bubble to bust in a year that lacked bottle(s)
 
By Jancis Robinson
Published: December 27 2008 01:30 | Last updated: December 27 2008 01:30
撰文:珍西絲•羅賓森
譯:林殿理
起碼在2008年的前半段,精品葡萄酒市場還是相當有活力的。然而到了八月以後,金融大災難也波及到葡萄酒的世界,尤以美國為甚,英國緊追其後。許多銀行家和避險基金經理人都將手中的葡萄酒投資變現,市場上湧入了大量價格崩跌的200020032005年份波爾多一級莊園名酒,然而儘管血流成河,卻依舊乏人問津。據傳也有些波爾多酒商將類似好年份的酒釋出到市場上求現,以便為手上那些不被看好而且多半還沒賣出去的2007年份酒買單。很難想像,當2008年這個「充滿挑戰性」的年份上市時,這個市場會慘到怎麼樣的一個光景。
這一年同樣也是歐洲,尤其是波爾多的優質酒莊,為亞洲市場潛力而癡迷的一年。當香港抱著成為亞洲精品酒集散中心的決心,在二月底宣佈免除酒的進口稅時,英國和美國的許多酒商一窩蜂的跑到香港去搶地盤,設立專賣店據點。甚至有很多時候,似乎到上海還比到梅多克更容易找到那些波爾多的頂級酒莊莊主。在香港,一系列看來相當鼓舞人心的名酒拍賣,隨著潛在競標者們盛大炫目的娛樂活動後一一登場。
然而這些目眩神迷的泡泡,隨著亞洲這群日益成熟的鑒賞家大軍也感受到經濟蕭條的壓力,終究還是一一破滅。成交量驟降,拍賣成交價也疲軟了下來,只有一個例外直接從方思華•皮諾(François Pinault) 一級莊園酒窖賣出來的拉圖城堡(Château Latour),十一月底由佳士得拍出了破紀錄的高價。
同一個拍賣者那無可取代的,來自李科克私人酒窖(Leacock cellar)的瑪德拉酒(Madeira)同樣也是炙手可熱,而蘇富比這個月所拍賣來自一家頂級餐廳酒窖的一批珍稀香檳也不遑多讓。佳士得全球的酒拍賣量仍然遠高於蘇富比的全球總和,但差距已經在縮小當中,這可以歸功於蘇富比在倫敦令人印象深刻的成績。與此同時,美國拍賣商雅客梅若與康第(Acker Merrall & Condit),仍繼續掌握著顯然十分充沛的珍稀酒款來源。
葡萄酒投資基金,尤其是以英國和南韓為主,幫美酒市場消化了部分新一點年份的酒。考慮到產地、真偽以及保存環境,使得他們對老年份特別謹慎,尤其是早於1982年的。這些考慮,使得生產頂級高價酒的酒莊已經在包裝上採取各種措施,以避免被偽造仿冒。而交易商也大力宣導在運輸美酒過程中嚴格控管每個環節溫度的必要性,因為幾度的溫差就有可能讓酒的品質和價值變得全然不同;當然,他們也嘗試從這樣的服務中獲取利潤。
現在的競爭重點是,如何能從香港戲劇性激增的葡萄酒倉儲需求當中來獲利像英國最大的葡萄酒倉儲服務供應商歐克塔維安(Octavian) 的老闆,之前還在抱怨該去哪找到存放大量2005年份酒的空間,或許可能在柯宣鎮的酒窖(Corsham cellars)找到一些空位,現在倒是可以考慮把那些酒運到香港存放,而且還不會被課以懲罰性的稅金。
富有的美國收藏家威廉寇克(William Koch),依然執著於要把疑似賣給他假「傑佛遜總統珍藏酒」(Jefferson bottles)的德國人哈迪羅登斯塔克(Hardy Rodenstock)揪出來。現在有個美國網站www.wineauthentication.com就是專用來分享交換具有嫌疑假酒的資訊。法國勃根第摩黑--丹尼(Morey-St-Denis)村莊,龐索酒莊(Domaine Ponsot)的羅倫龐索(Laurent Ponsot),也正在控告雅客拍賣公司去年春天紐約的一場拍賣會上,所拍賣的龐索酒年份和型態,根本就是他們根本未曾釀造過的。
與此同時,在價格光譜另一端的英國超級市場,原本正在忙著將販售酒品的價位帶往上調整部分是為了藉由提升價位,來弭補營業稅上漲的成本。但他們在金融災難當頭之時,也不得不做了急轉彎,特別是因為他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發現在英國的酒零售量出現了下滑的狀況(即使跟大部分其他市場比起來,下滑幅度小得多)。
舉樂購(Tesco)為例,他們和往常頗受壓迫的酒供應商已經整個改寫了進貨條件。丹•傑格(Dan Jago),這個英國最大超市集團的啤酒、葡萄酒與烈酒部門的主管,如此形容2008年:「遊戲規則不再是你死我活,而是和衷共濟了。」
「不到一年以前,」他表示:「我們的義大利灰皮諾(Pinot Grigio)白酒買家們還會勇於嘗試西班牙阿巴里諾(Albariño)白酒、義大利加維(Gavi)白酒和奧地利的古納•維特裏納(Grüner Veltliner)白酒,並且從澳洲赤霞珠升級到法國北隆河的克羅茲•艾米塔吉(Crozes-Hermitage),當時我們酒的平均售價達到每瓶四英鎊以上。金融海嘯發生後,至少有二十萬個偶而買酒的家庭停止了這方面的消費。顧客們告訴我們,此時促銷活動對於他們的消費決策,比過去任何時刻都有更大的影響。」樂購今年推出的一公升紙盒裝西班牙超值紅、白與玫瑰酒,每盒只賣2.99英鎊,可以說是今年最受人矚目的上市活動了。
儘管英國政府盡力想讓國民保持清醒,葡萄酒,尤其香檳,卻是超級市場在市占率爭奪戰中最主要的武器。同時,從香檳區出口到第二大市場美國的量也還繼續在下滑著。就在美國被預期即將成為世界上以消耗量計算最大的消費國之時,奢華的酒類卻首先中箭落馬。
英鎊對歐元和美元的貶值,相信也會觸動英國日益增長的愛酒人士們的敏感神經;在我看來,英國幾乎每個人要不是在教品酒,就是在學品酒。雖然如此,精品酒交易商依然是有利可圖的,英國人手中的波爾多酒已經有許多又回賣到法國去,如果英鎊繼續貶值,相信這樣的交易會更多。
在產銷鏈的生產這一端,則越來越有關心環保、反璞歸真的趨勢。天然的軟木塞又重新得到關愛的眼神,而且根據我的經驗,發生軟木塞污染的機率比起以往稍有降低,而使用旋蓋包裝的酒發生不良氣味、口感變差的情況卻反而增加了。對於全世界的品酒家來說,白酒的過早氧化,尤以勃根第白酒為最,似乎已經取代了伴隨軟木塞污染而來的臭味,成為最常見的毛病。
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日常用酒以桶裝批量的方式運到英國裝瓶,一方面可以節能減碳,另方面也可省下一點運輸費用。裝瓶廠都將記得2008年這個瓶子不夠用的年份,但是至少許多酒商也體認到又大又重的玻璃瓶與其說它有助於形象和銷售,倒不如說它是違背時代潮流的。而在設計更堅固、輕量或可回收的替代包裝材料方面也有不錯的進展,當然這些材料不會局限於玻璃而已。
在酒莊,似乎也有更多人傾向重視橡木森林的永續利用管理,減少了使用全新橡木桶來培養酒,也有使用大型桶的趨勢;甚至可以察覺到,有的酒莊改用老式的水泥槽,或是更多改用不銹鋼槽了。
在葡萄園中,今年到處都可以看到馬匹在工作(它們比牽引機更能讓土壤鬆軟與健康),也有勇敢的葡萄農宣稱自己沒有卡車,只採用可永續的有機或自然動力種植法。也因此,土壤裏有更豐富的微生物,也種出了更多不常見的傳統當地葡萄品種。可以說,我們已經把霞多麗和赤霞珠這些品種的「至尊」地位拋在腦後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