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nis之飲男食女-葡萄酒私房話
關於部落格
[未成年請勿喝酒]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酒後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 18419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台灣嘴喝大陸 第三話 在上海與拉菲堡總裁對談

 
誠然,無論價格貴或是便宜,名牌或不知名小廠牌,葡萄酒基本上怎麼釀出來是沒有太大差別的;然而這個五大酒莊之首、位居世界葡萄酒頂峰,尤其受到中國愛酒人士極力追捧的金字招牌,卻令人難以保持平常心來看待。

為了好好把握這難得的機會,我事先花了不少時間閱讀有關拉菲堡以及總裁本人的資料,推敲著該怎樣才能問出讓對方覺得有深度又有趣味,而又恰好是讀者們所想知道的問題。通常,酒廠代表的個性也會恰巧與該莊葡萄酒風格有相似之處,我也不禁想像著這位CEO是不是也會像拉菲酒一樣的古典、穩重、優雅而嚴肅呢?
 
這天,上海的天氣晴朗而略帶寒意,以外灘茂悅酒店面對黃浦江兩岸的開闊視野為背景,高大英挺、髮色銀灰,身著剪裁優雅合身西服的Salin先生帶著暖暖的笑意登場了。出生于法國香檳區的Salin先生,父祖輩經營著香檳生意,也算是酒業世家;然而主修企管的他,以前曾任職於工業公司,派駐過伊朗、南非與奈及利亞等國,給人的感覺比較像是國籍特性不很明顯的專業經理人。

從寒暄中得知他將近二十年前就已經來到中國,當年別說葡萄酒文化還未在中國流行起來,就連鼎鼎大名的拉菲酒莊也僅有少數在國外生活過的愛酒人士認得。對這位目睹了中國國內葡萄酒普及歷程的的前輩,我不禁問他這些年來是否經常碰到有人拿拉菲乾杯牛飲,甚或用雪碧勾兌的狀況呢?

Salin先生點點頭,表示葡萄酒對中國人來說本來就是外來文化,所以不懂是當然的,但多年來他也不斷宣傳葡萄酒的正確品嘗方法,所以現在情況已經好得多。至於他都是怎麼宣傳拉菲的呢?這位外型依然風流倜儻的壯年帥哥說:「我都會告訴中國的朋友們,十八世紀時法國國王路易十五的情婦(龐芭朵夫人)在接受臨幸之前,都會特地為國王奉上拉菲名酒,據說效果奇佳!」
 
說起五大酒莊當中,拉菲在中國的知名度遠高於其他四大,就連「小拉菲」Carruades de Lafite價格甚至高過列級二等莊園例如Château Cos d'Estournel的一軍酒,對於這樣子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拉菲現象」,他有何看法?Salin先生很含蓄的表示這一切都是由市場需求自然形成,他尊重市場的機制。至於拉菲是不是真的比其他四大酒莊好?他不無得意的表示:「在同時有五大的場合裏,拉菲通常是最先被喝光的!」
 
暖身過後,筆者更直接的問題紛紛出籠:「從波爾多的2008年份收成報告來看,這是個十分困難的年份,請問拉菲將如何應對,來維持最高的品質呢?」Salin先生表示這一年的天氣確實相當的不理想,他笑說:「所以你看我頭髮都白了!」幸好收成時節的天氣還不錯,目前釀造已經進入了乳酸發酵的階段。雖然距離釀造完成還有一段時間,但他表示減少產量以維持品質,是可以預見的了。
 
順著年份的話題,我們聊到了在葡萄酒領域具有巨大影響力與權力的評論家羅勃•派克。「羅勃•派克給2000年的拉菲堡評了滿分一百分,請問他的評語對於拉菲來說是不是重要的參考?是否會多少影響到釀酒的風格?」

對於我的問題,Salin先生謹慎的回答道:「我可以說他是一位很好的葡萄酒大使,他帶領了許多人進入葡萄酒的世界,尤其對於新興市場來說更是如此。至於我們的釀酒風格,在他出道前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將來也勢必會長長久久延續下去,所以是不會受到單一個人太多影響的。」他補充:「不過,我跟派克先生也是好朋友,我知道他相當喜歡1953年的拉菲!」
 
既然提到了美國的酒評家,筆者也「哪壺不開提哪壺」的問起Salin先生對於「1976年巴黎品酒會」當中,加州納帕酒意外大敗法國頂級名莊事件的看法(註:當年拉菲並未參與品評)。我並不意外聽到他認為這整件事就是個大笑話,畢竟當初名不見經傳的加州酒在盲品中獲勝,對自傲的法國人來說本就不是很光彩。

他表示「拿機車和自行車比較是沒有意義的,拿不同產地風土條件的酒來比較也是如此!」雖說這可以是法國人維護民族尊嚴的解釋,然而平心而論,葡萄酒是種除了味道本身之外,還包含著土地、人文、歷史等多重價值,還需通過「腦」這個器官來感受的複雜產品甚至可說是藝術品,所以這個論點我是可以接受的。否則,就算再好喝,誰會想喝沒有品牌、來源不明的酒?
 
那麼,身為拉菲堡的總裁,最喜歡自家哪些年份的酒呢?Salin先生以法式浪漫口吻說道:「就像我比較喜歡成熟女人的風韻,我喜歡的也是成熟一點的拉菲。像我比較常喝的1990,雖說已經不錯,但還算很年輕,需要品嘗前兩小時就換瓶醒酒。

另一個好年份1996則是還太年輕了;但最令人驚訝的是,世紀年份1982現在品嘗起來同樣也還是太年輕!」至於和食物做搭配,品嘗過中國各大菜系,只對川菜的辣有點難以承受的他,最鍾愛的是用北京烤鴨來配拉菲,糖醋小排也是常有的選擇。但他也強調用餐時倒也不會強求非要用葡萄酒搭配,入鄉隨俗的品中國茶、喝啤酒,也是很大的樂趣。
 
由於拉菲的價格高昂,近來的經濟大蕭條也成了我們關心的話題。Salin先生表示拉菲的價格確實明顯受到影響,像是1982年份在頂峰時曾經創下一瓶人民幣六萬元的紀錄,現在則一路跌到了三萬多。但羅斯柴德男爵莊園公司在波爾多、朗格多克和智利、阿根廷等地投資或購買酒莊生產不同檔次產品的戰略,為集團分散了不少風險。現在國內外許多消費者都認得Lafite集團的五枝箭商標,卓越的品牌資產為公司帶進了更多不同層次的消費者。
 
有人也許會問,既然拉菲在海外投資生產葡萄酒,那麽有沒有可能某一天拉菲也到中國設廠呢?對於這個問題,Salin先生表示其實很早就在考慮了,時間點合不合適是主要的關鍵。當中國的葡萄酒文化和環境成熟了,他覺得山東確實有很不錯的地點。他語帶玄機的表示,請大家再等待一陣子看看,或許不用太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