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is之飲男食女-葡萄酒私房話

關於部落格
[未成年請勿喝酒]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酒後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 1822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虎媽談到葡萄酒

作者:林殿理
原載於Timeout

坐在從米蘭返回上海的飛機上,我用iPad閱讀著Decanter品醇客六月號的電子版雜誌。雜誌裡有幾位資深專欄作家的文章是我一向喜歡的,他們以多年在酒界的專業經驗評述最新的各地市場動態,或是最近有趣的品酒經驗,往往給我帶來一些新的觀點和想法。


剛剛讀到一篇由新加坡知名葡萄酒出版人,莊布忠先生所寫的文章,心裡產生了極大的共鳴。他談到了最近一位在美國相當紅火的華裔媽媽“虎媽",並且從她對子女教養的方式探討到葡萄酒的話題上面。這位虎媽出了一本書,描述自己是如何嚴苛地培養自己的小孩,其中包括對於學科成績只許第一不許第二,學樂器只挑選能對升學有幫助,有機會成為明星的鋼琴和小提琴,以及種種強迫式、功利主義的,自認對子女好,卻不考慮孩子個性本質與喜好的做法。莊布忠猜測,這位虎媽若是喝葡萄酒,肯定只喝100分的酒,而釀酒人如果都跟她一樣,那麼世界上恐怕只會有赤霞珠和霞多麗這兩個葡萄品種釀的酒了。

其實何止虎媽,現在中國父母這樣子教育小孩的根本就比比皆是,說不定還佔了大部份。有的或許是對大環境的生存競爭過度焦慮,有的或許是為了向他人炫耀,父母急著想要孩子學會超齡的知識和技能。明明五歲自然就會懂的事物,卻要花錢費力請家教補習,逼孩子三歲就學會。有的則是,小孩明明不喜歡學鋼琴,卻非逼著他去學(這也是筆者讀小學時的親身經驗,有趣的是,高中時我發現了自己對於銅管樂器的興趣,在管樂團裡度過了幾年非常快樂的時光)。

學了葡萄酒之後我體會到,什麼樣的氣候土壤適合種植什麼品種的葡萄,適合用什麼釀造方式釀成什麼形態風味的葡萄酒,真的就像教養小孩一樣,不能太過勉強。舉我這次參訪意大利皮蒙特(Piedmont)產區時跟一位釀酒師的對話為例,我問他既然用內比歐露(Nebbiolo)釀的葡萄酒價格可以賣得比較高,為什麼還要種便宜的多切托(Dol​​cetto)?他回答,前者需要日夜溫差大的環境來發展它的風味,而後者卻很適合日夜溫差很小的環境,所以各有各的區域,硬要把適合多切託的土地拿來種內比歐露是行不通的,反之亦然。

我又問,適合新鮮飲用,有著可愛櫻桃味的多切托,適不適合用來釀造桃紅酒呢?釀酒師搖搖頭,說它葡萄皮顏色深,如果為了釀桃紅酒只能做很短時間的浸皮,但如此所得到的果味又會不夠充足,反而是使用皮薄色淺的內比歐露能夠釀出很好的桃紅酒。同時,釀造單寧強勁的內比歐露時經常會使用小橡木桶來長時間培養,相對的,以新鮮果味為主、單寧低的多切托則絕大多數只在不銹鋼罐裡短暫培養,就怕木味會掩蓋了它的特色。同樣道理,如果你的小孩是個文藝青年,你卻逼他去唸法律或理工,或者他沒有數字概念卻逼他去唸會計統計,多半也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

我也見到有許多跟虎媽一樣,對於葡萄酒抱著很功利態度的酒友。他們經常念念叨叨的就是喝了多少名莊酒,得到哪些酒評家多少分高分云云。即使他們根本沒有嘗試過多少個國家產區不同等級的酒,即使盲品時他們連便宜酒或貴的酒根本就分不出來,但他們就是只看得起名酒,對其它酒不屑一顧。

有人振振有詞的說,世界上酒這麼多,喝也喝不完,從頂級名酒喝起總不會錯。
然而,名酒只佔整個葡萄酒世界多麼微小的一部分,還有太多性格風味各異的好酒,等著在與你偶遇的時刻為你帶來無限的驚喜,何必先入為主地瞧不起它們呢? 其實,我個人一般也不會跟這樣的酒友有什麼深交,因為我相信,如果一個人對酒是抱著這種心態,那麼他跟你交朋友,難道就不會也同樣的功利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